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可以取 > 内容详情

[新传说] 一缕淡淡的木樨香

时间:2021-10-06来源:呼尔嗨哟网 -[收藏本文]

  这天,在瑞丽市开玉器店的张兵正在街头吃饭,看见号称“痞子协会会长”的陈老三,在一棵大榕树下醉醺醺地撞上一位美女,痞子装假倒地,“哎哟哎哟”直叫唤。
  
  撞上陈老三,后果很严重!张兵知道:陈老三又痞又赖,无人敢缠。痞子其实很年轻,但由于他长期服用激素药,发福得腰身滚圆,虚胖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再加上乱莎草似的头发胡须,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美女一见醉汉老大爷跌倒,顿时花容失色,慌忙扶起了陈老三。
  
  陈老三眯着眼直盯美女看:美女二十五岁上下,明眸皓齿,顾盼生情,特别是她那妙曼的身材简直让老三傻呆了!他不顾美女的躲闪,像猎狗那样偷偷在美女身后嗅了嗅。不料他老人家嗅过之后,一反常态,优雅地戴上墨镜,装得很绅士似的捋捋头发,抻抻衣角,操着公鸭嗓子对着众人喊:“没事没事,怨我酒喝高了,都散了吧!”
  
  大家怀疑陈老三吃错药了,逮住这么个讹人的机会,竟然没有发飙!只有张兵心里明白,这小子曾经私底下吹嘘过:就他那狗鼻子,能闻出各色美女身上的十种香味儿,而他最喜欢身上有木樨香味儿的姑娘。莫非痞子在美女身上嗅到了木樨香味?这癞皮狗今天终于找到了猎物!
  
  榕树下只剩下美女和痞子,张兵躲在榕树后偷看痞子如何“钓”美女。听到美女说她也是河南人,到瑞丽寻亲不遇流落街头。美女为讨好老三,直夸大胡子叔叔心和面善,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原来是撞上河南老乡了!陈老三非常同情美女,豪爽地拍着胸脯,一定要先安排美女住酒店,再想办法帮助落难老乡。张兵暗想:好啦,又有一个良家女子遭到暗算、误上贼船!不过,痞子连自己都吃上顿没下顿,如何能应付泡美女的开销?
  
  果然不到一个时辰,陈老三就猴烧屁股似的找到张兵的玉器店,要拉张兵去看美玉。张兵知道痞癫痫病有遗传因素吗子又在玩什么鬼把戏,死活不肯挪窝。老三急得赌咒发誓,说绝对有极品的美玉。张兵拗不过痞子,再加上生意难做,好玉料难买,只好误打误撞,勉强跟着老三出了门。
  
  陈老三领着张兵来到酒店包间里,果然见到那个“误上贼船”的美女。美女刚换了一身素雅旗袍,更像是出水芙蓉,清丽动人。哎呀,果不其然,张兵真的闻到美女身上散发出一缕淡淡的木樨香!
  
  老三殷勤地向美女介绍,说张兵是河南老乡中的大老板,忠厚仁义,是他的朋友。张兵根本不屑于当老三的“朋友”,直接对美女说要先看看美玉。
  
  一听说要看“美玉”,美女一愣,丹凤眼直盯着陈老三。老三急忙打圆场,指着美女对张兵坏笑起来:“这就是美玉呀,是天下少有的美玉!张老板你要先听听美玉的故事,保准你一定会感动!”
  
  张兵知道自己又上当了:痞子拉他来不是看美玉,而是泡美女!
  
  原来是美女的名字叫李美玉,她的故事很简单,也很凄婉:五年前李美玉背着父母交了个男友叫程军,程军听说到瑞丽倒腾翠玉能发大财,就抵押贷款来瑞丽。说好等发财后接美玉到瑞丽结婚,前两年还有信儿,到后来连手机也停机了。李美玉没有办法,只好千里万里到云南来找程军。满想着瑞丽小小的县级市,地方不大,还怕揪不出“冤家”?谁知道这里到处灯红酒绿、人海茫茫,打听了一个星期,也没人知道程军的下落。她的路费花完了,正在走投无路,恰好在街头撞上“热心”的河南老乡大胡子叔叔。姑娘说着,两眼红红地拿出她与程军的合影,让陈老三与张兵两人仔细瞧瞧,看看是否认识程军?
  
  照片上一对恋人灿烂地笑着。程军理着小平头,瘦瘦的瓜子脸,亮亮的豹环眼,显示出英俊帅气,与美女挺般配!
  
  张兵和陈老三都笑着摇摇头昆明市癫痫病的医院在那里。是啊,这样的悲喜剧,在瑞丽市哪一天不上演着?说不准程军这小子早已成了亿万富翁,身边美女如云,人五人六地到缅甸密支那开玉矿去了;也说不定这小子混得一文不名,为了躲债,隐身于大东北的珍宝岛,或潜伏在西双版纳的橡胶林。
  
  陈老三对照片上的程军更有兴趣,他取下墨镜对着照片凝视良久,又戴上墨镜,开始不怀好意地对准美女的伤口撒盐:“程军这小子瘦得猴精似的——瘦猴子想吃鲜桃子,他也配?”
  
  李美玉不满地剜了陈老三一眼:“这位叔叔你怎么说话呢!程军是个好人,我就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程军,我可怜的程军……”说着,她梨花带雨,哭得更厉害,也显得更加温柔清纯、招人怜爱。
  
  痞子贪婪地吮吸着淡淡的木樨香味,不停地向美女递着纸巾,不住地念叨着程军根本配不上美玉!
  
  张兵感到好笑,程军就是再配不上美玉,也轮不上你个痞子!他非常羡慕程军:人生能遇到这样美丽忠贞的姑娘,就是死了也值!张兵热情地邀李美玉先到他的翠玉店里落脚,然后再想办法找到程军。没等姑娘表态,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陈老三“腾”地蹿到张兵面前,“噌”地掏出一把水果刀,“兹——”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出一道血口子,然后“噗”地一声把刀插在桌面上,两眼喷火盯着张兵:“张老板,你可是有妻室的人!我丑话说在前,谁要是对美玉心存邪念,莫怪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反正我是光身一条,赤脚的不怕穿鞋的!”
  
  美女慌了神,急忙横挡在他俩中间,可怜巴巴地当和事佬:“我觉得胡子胖叔叔是好人,老板伯伯也是好心,莫为我伤了和气。求你们为我想想办法——反正我这辈子非程军不嫁!”
  
  听了美女的话,陈老三好像绝望到顶、痛苦至极,他抱着头蹲在墙北京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有效果角不说话,不住地用头撞墙。只听张兵在数落陈老三:“你小子把我想歪了!人哪,要记住:不管穿不穿鞋子,咱都要走正路子,为人处事都得像爷们!你要真是爷们,就说说该怎样帮助美玉!”
  
  痞子确实当不了“爷们”,他腰里没有银子,无法帮助让他痴迷的女子!但他不死心,仍在大骂程军是个混蛋,反复劝说美女彻底忘了程军这种浑小子。
  
  谁料想美女又抽泣着说,这辈子如果找不到程军,她宁愿老死在瑞丽街头!况且父母已经接了邻村一个小伙子的两万彩礼钱,回去就得与自己不爱的小伙子结婚……
  
  姑娘的话又让痞子燃起了一线希望:他摘下墨镜,一步一步走近美女,色眯眯地说:“美玉,美玉……你看,我,我……”哦,已经色迷心窍的陈老三,正准备不顾一切地跳起来,跳起来摘“鲜桃”了!
  
  什么玩意儿!没等美女反应过来,张兵就起身前跨一步,挡住已经完全疯迷的陈老三挨近美女。一股豪气涌上心头,他大方地拍出准备买玉料的两万块钱,激动地交给李美玉:“钱算什么东西!姑娘,给,拿回家退亲,重新找个好人家!”
  
  美女犹豫了一下,接过两万元钱,向张兵深鞠一躬,千恩万谢,并留下了联系电话,表示将来有钱一定奉还。
  
  见自己费了好大心思的“白天鹅”就要飞回河南,陈老三割心割肉般痛苦。他失望而又无奈,只会使劲一络一络地揪掉自己的长头发。最后,他只好哭丧着脸,灰头土脸跟在后边,把美女送上汽车。张兵又掏出两千元交给美女,让她路上花。美女不停地鞠躬道谢,隔着车窗,仍在泪眼汪汪地向车窗外招手致意。
  
  汽车开动了,陈老三朝汽车开走的方向踉跄着紧紧追赶,直到看不见汽车的影子,仍在不停地向前方招手,带着哭腔悲怆地呼唤着:“美玉——美玉啊—晕厥抽搐是癫痫的现象吗—”
  
  张兵感到奇怪:痞子过去从来就没有对各色美女这样伤心动情过,今天这是咋啦?为什么这淡淡的木樨香味,对陈老三就有这么大的魔力?张兵有点幸灾乐祸地嘲弄痞子:“算球了,木樨香飘远了,美女谢幕了,咱们也该刹戏了!”
  
  痞子已经站立不稳,摇摇晃晃转过身来。只见他眼圈红红,脸色灰灰,眨眼间好像又苍老了十岁!他大概想擦眼泪,就掏出脏兮兮的小手绢,却带出了一个翠玉牌牌掉在地上。张兵帮他捡起牌牌,猛然看见小牌牌上镶着一张照片,天哪,这帧小小的照片,正是刚才看到的美女与程军合影的袖珍版!
  
  张兵完全懵了,两眼紧逼着痞子问:“你、你怎么可能有这玩意儿?陈老三,你,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老三发疯似地用双拳擂着自己的脑袋。他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哽咽了好一阵子才说:“我就是程军,排行老三,人们开始叫我程老三,不相熟的人叫我陈老三,后来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也不在乎自己姓啥了。”
  
  张兵心中倒海翻江,在陈老三身上狠狠地擂了一拳,大骂他是混蛋,埋怨他今天为什么不早说。
  
  老三擦着眼泪抽泣着说,今天在街上一见到姑娘,一闻到木樨香,他就知道是自己魂牵梦绕的美玉到了!但是,一切都晚了,一切都完了!自己在老家还欠着一百万贷款,早已是有家难归!就自己这副德行,还能配得上美玉?混一天是两晌,还能有几年活头?今天就积一次德,争一回脸!他又说,李美玉是普天之下最美的美玉,他绝不忍心把人间美玉和自己这个混蛋人渣搅和在一搭!
  
  听了陈老三的话,张兵热泪盈眶,与他紧紧相拥在一起,激动地说:“老三——程军,我的好兄弟!今儿个我发现,你终于做了一回、做了一回堂堂正正的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