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翼天瞻 > 内容详情

爱是春天惊醒的雾

时间:2021-10-06来源:呼尔嗨哟网 -[收藏本文]

  1
  
  江晓曦最大的本事就是男友都处成了哥们儿。好处是有的,比如随时可以找到帮助拖箱子搬家的人。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了所属权,用着,终究不仗义。
  
  江晓曦一再反思自己的问题出在哪儿,结论是不够温柔不够女人。
  
  跟程实在一起,江晓曦一再提醒自己,说话小声,穿裙子,多数时候眨着眼睛听程实说。可是个性里的东西还是会随时起义,那晚程实跟哥们儿喝酒,江晓曦实在心疼程实喝多了翻江倒海吐的样子,她站起来,咚咚咚倒了满满一玻璃杯白酒,一仰头喝下去,叫好声四起。江晓曦沮丧地坐下,得,程实又成哥们了。
  
  反正也是这结局,江晓曦索性不再装下去了,踢掉高跟鞋,赤着脚唱《小酒窝》:我还在寻找一个依靠和一个拥抱/谁替我祈祷替我烦恼……
  
  无拘无束没心没肺地唱,喝酒,一桌子男人的眼睛都掉到了江晓曦身上,豪气,长得又有山有水好风光,谁不爱?只是那爱浅了些,像春天惊醒的雾,太阳一出,就都散掉了。好女孩是不会跟在男人后面,跟他的朋友们称兄道弟玩在一起的。
  
  程实送江晓曦回家,江晓曦一路上又是唱又是笑,惹得路人侧目,程实在后面背着江晓曦的大背包,提着江晓曦的高跟鞋,一路小跑,照看着她小心车。
  
  终于拦到出租车,坐进车里的江晓曦仍在不停地说着话,她问程实是不是对她很失望,她说她对自己也很失望。她说小时候多好啊,不娇气,在班里最受同学们欢迎……
  
  路很近,江晓曦的话没说完就到了。程实拉着江晓曦下车,冷风吹来,江晓曦清醒了不少。她站好,接过自己的包,她说:今天……不好意思!
  
  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抱了程实一下,然后很快地跑掉。
  
  很像是个分手的告别。程实站在原地,直到看到406室亮了灯才转身离开。
  
  2
  
  第北京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二天上午,程实跟江晓曦选的课不一样。他没有见到穿着长裙迈着大步的江晓曦,也没有收到她的短信。课间,他发短信给她:下雨了。那边寂寂无声。傍晚,他买了酸奶给江晓曦送去。她胃不好,喝了酒……没见到江晓曦,放在了宿舍阿姨那儿。
  
  再一天,程实透过落雨的窗,看到穿着长裙在雨地里跑得如白鹅一样慌张的江晓曦。他跑出去,问这些天怎么都没见,也打不通电话。江晓曦甩着手上的雨珠,说:和我一样的雨珠生病了。
  
  程实有些没听明白是谁生病了,那是一句诗吗?他没问,他只是说:我们暑假定好去大连玩,你去吗?
  
  江晓曦仍然没有抬头,问都有谁。
  
  程实一个一个说,说到岳夏的名字时,江晓曦抬了头,那个女孩她是知道的,娴静如月,喜欢安安静静地看着程实,听他说话,间或浅浅一笑,一湾秋水似的。程实的哥们拿程实跟岳夏开玩笑时,岳夏也不恼。程实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有什么。
  
  江晓曦问:我去方便吗?这样问已然是答应去赴大连的旅行了。
  
  一同去的几个男生江晓曦差不多都是认识的。一路上也不寂寞,说笑,摔扑克,吵得鸡飞狗跳。江晓曦打扑克时,程实不打,在旁边做教练,指挥着她出哪张,再出哪张。岳夏说自己不会,程实坐过去,江晓曦越发出得带劲,岳夏那伙输得丢盔弃甲,江晓曦的搭档把胳膊放在江晓曦的肩膀上,说:咱俩是黄金搭档。江晓曦拨去那胳膊,找笤帚扫满地的瓜子皮。岳夏说我来,我来,并不是真心实意想拿那笤帚的样子。江晓曦手一松,笤帚落到岳夏手里,你扫吧,我不太舒服。
  
  岳夏噘着嘴,以为江晓曦是耍奸。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呢,这一会儿成病猫了。江晓曦没说谎,头总是晕晕沉沉的。
  
  外面又在下雨了,火车巨兽一样穿行在旷野里,江晓曦看着印在玻璃窗上的程实模糊的面容,感觉很像是梦。很像是老电影里的片段,有些伤感。干嘛非要证明自己输得一败涂地呢?
  癫痫病会遗传吗
  或者,只是想跟他经历一些事,爱得深一点,疼一点,记得久一点而已。
  
  江晓曦冲着玻璃窗上的那张面孔轻轻地笑了笑。
  
  3
  
  江晓曦的病生得很彪悍。上吐下泻,去医院看了,说是热伤风。岳夏噘着嘴,说怎么办呢,行程都是计划好的。江晓曦说我去我表姨家,说着打电话,叽哩咕噜地说。说完合上电话,很轻松地冲大家笑:搞定,一会儿来接我。
  
  大家都暗自舒了一口气的样子,去宾馆的大厅等着跟团出发。
  
  江晓曦一个人躺在床上,人轻得像根羽毛。恍然间想起第一次见程实的情景。地铁站里,突然脚步声嘈杂,有人抢了包,一个人从江晓曦身边跑过去时,江晓曦脚一挡,那人一个大马趴,江晓曦单膝跪下,手拉住那人的手往后背,动作相当专业。这得益于上高中时,她的那座城市治安不大好,学校专门请了人来教女子防身术。
  
  后面的人追上来,江晓曦这才看清自己逮住的是个半大孩子,她松了手,那孩子很狼狈,江晓曦替小偷说情,追来的人拉开包看,并没少什么,也懒得追究。
  
  一同进了地铁站,江晓曦突然看到身边的人拿的是女包,她很大声地问:这包是你的吗?
  
  那人脸一红,笑了:朋友的。
  
  在同一站下,又往同一方向走。江晓曦就这样认识了程实。
  
  某一天,江晓曦跟程实混吃混喝,程实的哥们起哄,问这麻辣小妞是谁,程实揽着江晓曦的肩膀说:我女朋友。江晓曦的心里开了一朵小小的花。
  
  事实上,江晓曦是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的那种女孩。只是喜欢得很浅,很难深入下去到爱那个层次。所以,之前的分手事件,江晓曦都没太放在心上。
  
  只是,对程实,她是动了真情的。动了真情便很难卷舒开合任天真,便想矫情着做另外的一个自己。比如不大声说话,比如不穿牛仔裤,穿拖泥带水的长裙子,再间歇性癫痫是怎么回事比如,会时不时地小忧伤。像现在这样,一个人躺在陌生的旅馆里,假装坚强。
  
  门开了,程实进来,手里拿着药和各种各样的酸奶,他说:你知不知道你说谎时很像演戏?江晓曦的眼泪唏里哗啦地落下来。她很想在他怀里下一场春雨,岳夏却推门进了来,她说:我想了想,还是我来照顾晓曦比较好。
  
  4
  
  晓曦跟岳夏住一间屋。夜里,月光照进来。两个女孩睡不着。岳夏抱着枕头跳到晓曦的床上,她问晓曦觉得程实人咋样。晓曦说好啊,挺好的。岳夏说:他对谁都好。没原则的好,这点最让我生气了。
  
  江晓曦的目光如萤火虫儿一样落到黑暗里,岳夏的话在她耳边如柳絮飞扬。他陪她吃榴莲,她把包落在超市的存储柜里,他坐地铁帮她取回来,她任性时,他无可奈何的傻样。末了,岳夏说:就他那样,好些女孩都以为他对人家有意思呢,表错了情,弄得可尴尬呢!
  
  这句江晓曦听懂了,旁敲侧击地在说她。她装作睡着了,岳夏叫了几声,她都不答应。
  
  岳夏跳着脚回自己的床上去,江晓曦很想翻身,却忍着,忍着忍着,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
  
  每座森林都只能有一个王者。对于有了主人的森林,江晓曦是不屑抢的。
  
  去金石滩时,江晓曦依旧是活蹦乱跳的,只是很琼瑶剧的表演成份让那些男孩都有些侧目,说:江晓曦,你没事吧?导游怂恿着大家扔漂流瓶,江晓曦躲在一边,她爱的人就在身边,她不需要让心愿漂得很远。
  
  在回去的车上,大家说着最想生活的地方,江晓曦说自己很想生活在北欧的小镇子上,守着一间古老的面包店,每天烤面包。
  
  岳夏说:哎呀,晓曦,我没想到你这样不求进取。
  
  晓曦用眼角的余光看程实,程实似笑非笑。
  
  那晚,江晓曦留下纸条,说自己临时有事,提前回学校了。
  
  5武汉治癫痫重点医院是哪家r>   
  江晓曦又变回到那个我行我素的江晓曦。跟男生喝酒K歌,把酒言欢。不求爱情,日子自然好过。
  
  程实远远近近地在她身边,悄悄把酸奶放在她寝室的阿姨那儿,再或者听她说喜欢哪支歌,飞信给她,只是江晓曦安安静静地,没半点回应。一起玩时,她会很自然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开他跟岳夏的玩笑,她说:你还真挺会潜伏的,谈个恋爱还偷偷摸摸。
  
  程实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淡淡地笑。没人知道那样大大咧咧的江晓曦心里有多疼。
  
  江晓曦参加演讲社团,说话有了三分激昂的味道,走路也越发一阵风。程实说:晓曦,我希望你的改变都是出自真心的,都是快乐的。否则,没有人,没有事值得你去改变你自己。
  
  那一晚,江晓曦失眠了。程实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吗?不然他干嘛对她好?她爱程实,这是多简单的一件事,为什么就不能明明白白说出来呢?她是不随波逐流的江晓曦,干嘛要思前想后弄得跟一学究似的?
  
  想了一夜,江晓曦破釜沉舟顶着硕大的黑眼圈站在了程实面前,她说:其实,我喜欢你。
  
  程实瞪着眼睛看着她,他说他没听见,他说他叫程实,不叫其实。
  
  江晓曦备选的答案里没有这一项。她后面的一句是:愚人节快乐。她做好了他拒绝时的后路,可是他说他没听见。
  
  江晓曦的鲁劲上来了,她说:程实,我喜欢你,你知道就可以了。
  
  说完,江晓曦转身往回走。眼泪像开了闸的水,她突然被抱住,那个人在她耳边说:傻瓜都能看出我喜欢你,你都看不出来吗?
  
  爱没什么了不起,他爱你,就不会让你削足适履。你爱他,行不行都告诉他,不然,错过了爱,怨谁?
  
  江晓曦没有在爱情里随波逐流改变自己,也没有做一粒沉默的种子错失了开花的时机。爱不是春花秋月的想象,爱是特立独行的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