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可以取 > 内容详情

你把承诺给了谁 ( 十二)

时间:2020-10-20来源:呼尔嗨哟网 -[收藏本文]

  晓月终于在美洲牛肉面稳定下来,吴智辉心里一下子畅快了,他感激百灵,百灵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她能知道替吴智辉的着想,从不向他要钱。即使吴智辉硬是把钱塞在她手里,她也觉得不应该拿。
  
  吴智辉感觉自己无端捡了一块金子,周围那些俗气的女人们,则像是没有光泽的乌炭。百灵温柔体贴,她妩媚一笑,像是清风拂过百合,清新的感觉整个儿铺过来。百灵就是吴智辉平淡人生的动力和希望,有了她,他每天看着都是一种幸福。
  
  吴智辉则是百灵的全部。天真的她,把自己的一生都寄托在吴智辉身上。只要能跟吴大哥在一起,百灵可以忍受一切苦难,她的世界里,只有吴大哥一个男人。
  
  吴智辉干了两个月,活儿快结束了。在此之前的半个月,吴智辉从王经理手里借了两万块钱,他想给工人们预付一点生活费。闻讯赶来的丁浩拿走了一万五,他说他垫付了那么多钱,这会急着用呢。吴智辉没有说什么,付给工人一部分,吴智辉手上已经没有钱了。
  
  吴智辉知道,他什么也不能说。他心里在酝酿着,思量着。丁浩那么有钱,还小气的不行,干了这长时间,也该给自己一点生活费,这个人太自私,只知道他自己。
  
  如果这笔工程款全部落在丁浩的手里,凭他吴智辉,单枪匹马,如何敌得过势力庞大的丁浩?他要是脸一黑,翻脸不认人,吴智辉问谁要钱去?虽然只有几万块钱,可是,这笔钱对吴智辉来说,真的很重要。他想买一辆货车,他想自己做生意,他想让百灵过上好日子。当务之急,这笔钱得拿在自己手上。主动权必须在他这里。
  
  王经理好像不好色,丁浩几次用美女引诱均未得逞。吴智辉隐隐从王经理的话里感觉到,他不喜欢丁浩这个人。是个人北京军海医院是公立的吗必有弱点,要投其所好。王经理有什么爱好?喜欢什么?吴智辉一无所知。
  
  吴智辉用他和百灵的所有积蓄买了一部手机,在这个手机还不太普及的时代,这款韩国出产的机器足以吸引一大片目光。“你疯了?”百灵目瞪口呆,她看着这款新式手机,外面的彩灯一闪一闪,悦耳的和旋铃音就流泻而出,“我们温饱刚刚解决,你就买了这么贵的手机,你以后还过不过日子?”
  
  “小傻瓜,我当然要过日子。”吴智辉笑了,他刮了一下百灵那小巧的鼻子,“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这部手机,会给你引回来十几部手机钱。”“六千块,再攒够几千块就可以给你买个面包车了,”百灵噘着嘴说。她想不通,吴智辉究竟想干什么。
  
  吴智辉拿着这部手机在工地上,正好让王经理看见了。“小吴,买新手机了。”王经理笑咪咪地说。“这是别人送给我叔的,我叔又给我邮回来了,我用不了这玩意。”吴智辉把手机递给王经理,说:“我叔说是韩国产的,你看看。”
  
  王经理拿过手机,“啧啧”称赞,连说“这机器不错,在国内不便宜呢。”吴智辉说:“王哥你要喜欢,就拿去用吧。”王经理面色一正,说:“怎么好意思呢?”眼睛还是离不开手机。
  
  “我真不会用这东西,功能太多。放我这也浪费了。”吴智辉说着直摇头,“那是这,小吴,我把钱给你,这手机我买了。”王经理非要掏钱。吴智辉不愿意了,“王哥,你就别跟兄弟见外,这机器我一分钱没掏,白来的,刚好借花献佛,你就别客气了。”王经理推脱再三,最后笑眯眯的收下了手机。他把自己的手机卡取下来,说:“那我这个手机就给你了。”吴智辉没有拒绝,他收下了王经理的小滑盖,那也是一部三星手机。
  
  一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个礼拜后,王经理给吴智辉结清了所有的工程款,他依然是笑眯眯的说:“小吴,以后继续合作。”
  
  吴智辉把钱放到自己的银行卡上,急忙赶回家里。百灵刚下班,见他回来,就说:“我正要做饭呢。”吴智辉说:“百灵,我得到外面去一趟,这张卡上我存了六千块钱,你先收着。”“钱领了吗?”百灵惊讶地望着他,不去接卡。
  
  吴智辉不回答她,他拉过她的手,把那张卡放在她的手上,“记住,无论谁找我,你就说没见我。要是问我回来过没,你就说没有。”吴智辉说。
  
  百灵的脸上慢慢苍白,凉飕飕的寒意从脊背上升起,她望着吴智辉,他是那么冷静,深邃的眼睛如同湖泊,看不透底。“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她问。
  
  “什么事也没有,我得走了,我会想法子和你联系。你安心上班,不要想我。”吴智辉吻了吻百灵冰冷的嘴唇,转身走了。百灵跑到门外,眼见他一步步下楼,他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她呆呆地站在那里,他就那么走了,没有告诉她为什么?出了什么事?他要去哪里?他是不是永远不回来了?眼泪悄悄的流了下来,原来,她竟然这么不了解他,和这个人朝夕共处了这么长时间,他竟然如此绝情,就这么抛下她就走了。她看了看那张捏在手里的银行卡,他这么快就把钱拿回来,肯定是领到钱了,可是,有了一点钱,他就走了吗?不可能啊。
  
  晓月回来的时候,房子里的灯黑着,闻不见一丝烟火味。奇怪,平时这时候百灵总是哼着歌子,做好了饭,哥哥就坐在椅子上,倒一杯小酒,边品边夹菜了,今天他们都不在吗?
  
  她掏出钥匙开门,却发现,门开着。打开灯,就见百灵哭得眼睛红肿,双颊晕红,花颜失色。晓月一看为什么癫痫病一直治不好?急了,忙问:“怎么了?”百灵哽哽咽咽,半天晓月才明白,哥哥走了。“你们吵架了吗?”晓月拿毛巾替百灵擦脸,百灵摇头,只是哭,这时有人“咚咚”在门上打了两下,百灵止住了哭,拿眼睛看晓月。晓月走过去,拉开门,丁浩站在外面。
  
  晓月一看是丁浩,一声不吭,就进来了。丁浩走进房子,问:“吴智辉呢?”晓月不看他,冷冷的说:“我哥还没有回来。”丁浩说:“吴智辉下午就拿了工程款走了,到现在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等他一会。”他自顾自在那张椅子上坐下来。
  
  百灵不再哭了,她偷偷的打量丁浩,丁浩也在看百灵。“你哭啥子?”他问百灵。百灵不会撒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倒是小月机智,她说:“我俩吵架,关你啥事?”
  
  丁浩就笑,说:“晓月你长大了,嘴巴蛮利嘛,你哥疼这小丫头,你却欺负人家。”晓月头扭到一边,不理丁浩。丁浩把脸涎到百灵跟前,说:“吴智辉是不是回来过了?他是不是说什么了?”
  
  百灵惊恐的摇头,丁浩笑笑,露出一口白牙,在百灵看来,他笑得阴森恐怖。“别怕,我这人其实不坏,”丁浩说:“我手底下有一帮女孩子,她们都很听话。”百灵吓得发抖,她早就听说,丁浩是个拉皮条的,他的每一句话,都让她感觉到像个炸弹,“你这么可爱,吴智辉真他妈有福气。”
  
  晓月说:“丁浩哥,你先回去吧,我哥回来了我告诉他你找他,我们明天要上班,该休息了。”丁浩气恼的说;":你在赶我走?我等到十二点,我就想看看吴智辉回不回来,她妹妹和女人都在这里,他难道不回来了吗?”
  
  百灵的心中满是惊恐和怨恨,她不明白,吴智辉为什么偏偏要去招惹这个丁浩,让她和晓月提心吊胆,他究竟想干4岁小孩脑癫痫是怎么回事什么呀?别人的钱还给人家不就行了吗?她想。
  
  时针慢慢指向十一点半,滴答滴答,又慢慢伴着两个女孩的心跳往前走,每一声滴答,都在心坎上震动。
  
  丁浩的脸越来越难看,眼看着到了十二点,吴智辉还未回来。“告诉吴智辉,回来给我打电话,叫他不要耍花招,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丁浩说完就走了。
  
  晓月这才明白,哥哥肯定不会回来了,再看百灵,又哭成了泪人儿。“百灵,你别怕,丁浩再来你也不用怕他,他家我都知道,我不相信他敢欺负咱俩,他这人爱面子,不会把人丢到家门口的,别怕,啊。”
  
  百灵渐渐止住哭声,“睡吧,”晓月说,“我在你跟前呢。”两人关了灯,坐在黑暗中,谁也不说话。
  
  晓月在安慰百灵不要害怕,她此时心中真的好乱,哥哥,你咋还是不改呢?你一辈子都要让人替你担心吗?黑暗中,百灵听见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总算过了一个安然的白天,晚上的时候,丁浩又来了。吴智辉还是没有回来。晓月和百灵一个做饭,一个洗衣,丁浩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吴智辉到底去了哪里?”丁浩问。两个女孩谁也没有说话,晓月正在炒菜,她停下来,说:“丁浩哥,我俩真的不知道啊。”丁浩鼻子里哼了一声:“他就别落在我手上,王八蛋,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我不是在乎这点钱,我只是生气,这小子竟敢涮我。我已经给弟兄们打过招呼了,只要吴智辉在这片出现,看我不剥了他的皮。”
  
  两个女孩提心吊胆,她们都知道,丁浩认识的人多,他的眼线遍布各个宾馆旅社。吴智辉只要一露面,就会有人给丁浩打电话,百灵和晓月暗暗祈祷,你就走远点吧,千万不要让丁浩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