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夏太监 > 内容详情

谁说骑士没春天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呼尔嗨哟网 -[收藏本文]

  莫小白和顾起的初次见面,是因为烂俗的相亲。她穿着一条一字肩的牛仔长裙,窝在圆形沙发里,看起来慵懒随意。相较她的心不在焉,顾起正襟危坐的样子,反倒让她有点无所适从。他们尴尬地看着彼此,莫小白有意无意地抿着杯中的饮料,时不时为了躲避对方的探究而望向窗外。她原本不打算接受爸妈的安排相亲的,可是她迟迟没有带靠谱的对象回家,让她爸妈担忧地夜不能寐,为此,她只能换一种方式。她在心里打了无数腹稿,怎么介绍自己最合适。终于在她的饮料快见底的时候,顾起的手机响了,她暗自松了口气,只是这铃声,未免和他的气场有些格格不入。顾起接了电话回来,笑着说:“总以为今天周末,手机会消停呢。”莫小白挑眉,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因为顾起弯起的嘴角,所以刚刚紧绷的氛围似乎缓和了许多。“你的铃声居然是女人花,还蛮特别的。”莫小白找不到其他话题,干脆开启闲聊模式。顾起啜了口咖啡,缓缓道:“这首歌很不错。缘分不停留,像春风来又走,值得人反复诵读,而这歌词出自梅艳芳之口,更让人动容,总有一种得失无常的身世之感。”莫小白没想到他会有这番感触,只是考虑到他年长的身份,又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她没有再接话,低头沉思了会,然后跟顾起谈起了自己的故事,她不明白那一刻为什么愿意向他倾诉,也许是因为那句“缘分不停留,像春风来又走”给了她难以言状的情绪。其实不久前,莫小白是有男朋友的,而且是从大学就开始交往了。所有的一切都刚刚好,除了他不靠谱。她男朋友叫阿军。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们一起勾勒了非常美好的蓝图。没有真正踏入社会这个大学堂,他们不知道现实的残酷,年轻的他们把所有事情都想得过于简单。阿军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去莫小白的城市。莫小白因为爸妈的关系,很快找到了一家不错的公司当策划员。而阿军租了个便宜的小房间,跟另外一对情侣共用套房。他没有找工作,直接去银行拿下了大学生创业贷款,开始自己的创业之旅。阿军是IT男,他学的软件应用开发,之前因为听了学长们的创业经历,所以他觉得这块会很有市场。莫小白很高兴阿军这么有事业心,她决定等阿军的事业稍有起色的时候,就跟爸妈摊牌。因为她和父母住在一起,所以她通常都是周末去阿军那里,给他做好吃的,然后两人呆在一起,享受和大学里一样的快乐时光。有一次,莫小白买了阿军最爱的起司蛋糕去公寓找他。阿军坐在窗台上,看上去很疲累,房间里是一股浓郁地散不开的烟草味。莫小白皱皱眉,问道:“阿江西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最好军,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啦?”他顺着她的话又从旁边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工作需要,有时候必须要融入环境。”莫小白体谅他创业艰辛,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关心他,让他少抽点。“对了,都过去那么久了,有没有接到什么业务呢?”莫小白坐在他怀里,边玩着ipad边聊天。阿军弹掉了烟头的烟灰,嗤笑一声,“哪有那么轻松!这么个大城市,我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总要有个过程啊,倒是你,有爸妈罩着!”莫小白果断听了不舒服了,“什么叫你一个人,我虽然工作上帮不了你,但是我给你精神上的支持,还有身体上!”说完,莫小白蹦跶到厨房,朝他喊道:“阿军,给你做好吃的,前两天刚从我妈那取经取来的。”吃完饭,他们窝在床上看爱情片,阿军摸着莫小白的长发,叹了气开口道:“小白,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新认识的一个老板,我们已经在谈合作了,只是前期的开销有点大,你也知道……”阿军有些难以启齿。莫小白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二话没说就从皮夹里抽出一千块,“现在身上就这么多,你不够再跟我说,省的某人又嚷嚷自己独守异乡。”“就知道我的小白最贴心了。”阿军给了她一记深吻,然后闭眼把眼神里的暗沉隐藏起来。就这样,莫小白隔三差五就往阿军账户上打钱。起初,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只是觉得阿军搞事业,她要一门心思去支持他。最主要,阿军为了她,为了他们以后的幸福生活,他没有怨言地来到了她的城市,就冲这一点,她绝对不会弃他不顾。可是,阿军缺钱的状况发生地越来越频繁,在她的认知里,那么长时间过去,账户上多少应该有流动资金。于是某个晚上,莫小白去公寓找阿军,想了解下情况。结果他不在,问了对门的小情侣,才知道阿军经常夜不归宿。第二天,她提早下班,直接去了阿军的住处。刚到楼下,她就看见阿军上了一辆轿跑。阿军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有钱的朋友了?难道是他说的那个要合作的老板?莫小白的好奇心上来了,那就是一定要追根究底的,她直接踩了油门跟上去。左绕右绕终于在一家会所门口停下来。莫小白心虚地看了下周围,什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她等他们进去了,尾随其后。她走到前台,笑着问:“你好,请问刚刚进去的两个人在哪个房间?里面有一个是我男朋友,刚刚在找车位,所以晚了点。”她脸不红心不跳地撒完谎,瞬间觉得自己有当特务的潜质。前台那位美女露出八颗牙,友好地说:“他们在贵宾棋牌室,电梯上9层右拐第一个房间就是。”“哦,谢谢!”棋牌室?他们去棋牌室干什么?莫小白突然有一个念头冒出来,瞬间吓得脸色惨白。想到这段时间阿军一北京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最好直问她要钱,难道他根本就没有在拉业务,而是……赌博?莫小白慌张地走出会所,出了门顿感天旋地转。她深吸一口气,暗自下决心,今天一定要问个究竟。晚上阿军回来的时候,看见莫小白坐在床边直直地盯着他,他心里咯噔一声,笑着过去抱她,“今天怎么有空来了?”莫小白闻着他身上的烟味,厌恶地推开他,她看着阿军胡子拉碴的模样,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什么时候开始,她最爱的阿军,那个爱干净的阿军,变得这么不修边幅,甚至憔悴地毫无斗志?!她冷冷地问:“你去哪了?”阿军一愣,笑道:“还能去哪,当然是去谈业务了。”“哦?那难道是我看错了?你不是和所谓的老板去会所的贵宾棋牌室?”“你跟踪我!”“所以你是承认了?!你一直拿着我给你的钱,去那种地方赌博?”莫小白的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我有什么办法,根本没有谁愿意和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公司合作,只有这种赚钱的方式,又快又狠!”啪!莫小白甩了他一巴掌,两人都是一愣,莫小白咬咬唇没有道歉,“你是不是忘记我们说的未来了?”阿军今晚输了钱,本来心情就差,原先还想着怎么讨好莫小白,这会干脆一了百了,他直接说:“莫小白,其他废话咱不扯了,我就这么说吧,现在我喜欢赌钱胜过喜欢你,你爱高兴不高兴!”“你混蛋!”莫小白气地夺门而出,直到现在,她都忍住没有再找阿军。顾起听完莫小白的叙述,总算知道她为什么一直无心在相亲这件事上。可是想到连她爸妈都不知道的事,他居然知道,莫小白竟然选择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倾诉这样的事,这让顾起对她起了恻隐之心。这些日子,她怕是过得很煎熬吧……

  “你和我说你的故事,表示你愿意相信我,那从这一刻起,我们应该算是朋友了。”顾起的笑容看起来很温暖,的确,莫小白憋了好久。似乎被他的笑意感染了,莫小白抚平皱着的眉头,“嗯,朋友。”“基于我们现在正处于相亲的状态,过程还是要走一遍的,我问你答。”顾起又啜了口咖啡。“啊?”这话题转得太快了吧,而顾起内心的想法是,尽快让莫小白从过去悲伤的思维里跳脱出来。“最经常去的地方。”“市图书馆。”“最喜欢吃的水果。”“榴莲。”“最喜欢哪位作家。”“简·奥斯汀。”“最喜欢吃什么。”“额……火锅。”“最喜欢的人。”“阿军。”莫小白脑袋瞬间短路,顾起更是挑了挑眉,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固执地问这一句。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过了几天,顾起喊莫小白去他家吃火锅。刚开始,莫小白是想拒绝的,可是顾起说他们是朋友了,所以综合考虑,她还是决定赴约,而知道这件事保定羊羔疯正规医院最开心的莫过于是她爸妈。顾起说,本来想买个榴莲当餐后水果的,可是一想火锅本身就火气很重,再吃榴莲那就简直了。莫小白笑了笑,确实如此。“诶,你有没有晚上去过图书馆?”顾起好像一时兴起地问她。“晚上?”莫小白摇摇头,“图书馆晚上不是闭馆的吗?”“闭馆那是因人而异,因为我的公司在那附近,所以办了一张长期通行证,方便查阅资料。所以,待会结束了,要不要去感受下?”“行啊,我以前看过的恐怖小说里,就有图书馆晚上闹鬼的,只要你不怕,我无所谓咯。”莫小白邪恶一笑。结果,空荡无人的阅览室,因为顾起的装神弄鬼,莫小白被吓到了。“不是吧,之前还豪言壮语地说看恐怖小说,胆子居然这么小?”顾起拿下随手做的白面具,有些意兴阑珊地说。“废话,看书归看书,要是真有鬼,看你怕不怕!”莫小白对他无语,以为他是沉稳内敛型的男人,事实上,这货绝对是闷骚型的。顾起看她气鼓鼓的样子,觉得很好笑。这会才觉得她有些生气反而活色生香。经过那次夜闯图书馆后,莫小白经常被顾起约到那里,她想着反正自己平常也要去,有个人陪伴也不错。只是后来她才知道,顾起的公司压根不在这个区,关于长期通行证更是扯淡,那不过是顾起托朋友花钱买的。为这事莫小白经常调侃顾起,有钱就是任性。要说他们的关系呢,现在看起来的确更像朋友了,会有小打小闹,只是有些不温不火,就像凉白开。后来有一次,莫小白在家和爸妈吃火锅,吃到一半,门铃响了。莫小白去开门,看着门外的顾起顿时傻眼了,“你怎么来了?”“这不是知道你在吃火锅嘛,特意给你准备的西区市场上的毛肚,上次在我家你不是说那儿的毛肚新鲜。”“我家里买了。”“你是知道的,我不怕拒绝,只怕你不接受。”顾起死缠烂打。莫小白默默接过他手里的购物袋,又迅速把门关上。“诶,替我向叔叔阿姨问好啊。”顾起拍拍鼻子上的灰,一脸得意的笑。莫小白不去理会刚刚扑通扑通加速的心跳,把毛肚拿出来放在桌上。“小白,谁啊?”“哦……送外卖的!”她想如果顾起知道自己被说成送外卖的,指不定怎么吹胡子瞪眉毛呢,想到这,她不禁笑起来。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她和顾起偶尔打打电话,因为更多时候,顾起都会想方设法把她约出来。直到某天,莫小白接到了一个电话。她瞬间六神无主了,那一刻她只想到找顾起,于是直接电话打给他。“顾起,怎么办?刚刚阿军来电话,他说他赌博欠了钱,现在被高利贷的债主绑架了。”莫小白抽噎道,“怎么办?除了你,我想不到找谁帮忙了。”“莫小白,你冷静一点,他们在哪?”“在一家会所,那个地方信阳市羊癫疯中医治疗方法有哪些我认识。”“先报警,然后你把地址告诉我。”顾起冷静的语气让莫小白心安不少。他们一起出现在会所门口,顾起伸手拦住莫小白,“你不许进,待会警察到了,你带路。”“可是我担心……”“放心,我不会让阿军有事的。”说完,顾起头也不回就进了电梯。莫小白呆愣地站在原地,真是急性子,不等人家把话说完,我担心阿军没错,我也会担心你啊!顾起在里面周旋了半小时,警察总算赶到了,莫小白是以聚众赌博的名义报的警。她跟着警察冲进那个贵宾室。门一开,她就看见阿军被绑着倒在地上,脸被打肿了,鼻子里冒着血。“阿军,你怎么样了?”莫小白一把抱起阿军,给他解了绳子。“小白…对不起…”阿军艰难地开口。“先别说话了,我送你去医院。”莫小白把阿军扶起来,“对了,顾起呢?”她往房间的别处看了看,看见顾起正在和警察说话。“顾起!”他闻声走过来,二话没说扶着阿军往外走。莫小白跟在他后面,沉默着不说话。莫小白给阿军挂了号,安顿好他,转身要走。阿军拉住她,苦笑道:“对不起。”莫小白低头笑了笑,没有再言语。她现在急着出门找顾起,总觉得有些愧对他。可是顾起已经走了,她问了护士,护士说他刚刚简单包扎了一下就离开了。包扎吗?他也受伤了?莫小白此时懊恼自己观察不仔细,不过更担心他现在的状况。她想打电话询问,刚准备拨过去,又关了手机,还是直接去顾起家吧。莫小白还以为要吃闭门羹呢,顾起开了门兴趣淡淡地问:“你怎么来了?”真是风水轮流转。“你受伤怎么不跟我讲。”莫小白说得理直气壮。“你全部身心都放在阿军身上,我怎么好意思打扰呢。”他语气酸酸的。“我那是本能,进门第一个看见的是阿军,还被揍得那么惨,于情于理我都会去看他啊……”莫小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急着解释。“哎,”顾起笑着叹了口气,“君子有成人之美。”“你成什么人啊!”莫小白瞪了他一眼。“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不过可惜,我是小人。”莫小白反应了几秒,扑哧笑出声来。顾起一把拉着莫小白进屋。“你伤怎么样了?”“皮外伤,小意思,况且现在这不重要,”顾起突然握住莫小白的手,接着说:“重要的是,春天来了。”“我可什么都没答应啊。”莫小白故意不看他。“春天要来,你还能拦得住啊!过两天我们一起去看阿军吧。”顾起认真说道。莫小白点点头。这一刻,她想起了那句“缘分不停留,像春风来又走”。时间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她任性,缘分来了就要抓住啊,如果是本该属于自己的,她相信缘分一定会留住的。现在,她相信顾起就是她该留住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