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翼天瞻 > 内容详情

那个给我拍裸照的男摄影师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呼尔嗨哟网 -[收藏本文]

  偏执到疯狂!

  文|燃夜

  “诶,你有没有听说落日大道的事?”

  “什么事?你说的是那个网红拍摄点吗?听说那边还有个天才的照相师,能得到他拍一张照片,不亚于彩票获奖呢。”

  “恩,就是那边,我说的是那边最近的传说啦。”

  “什么传说?”

  “落日大道貌似风水不好,落日落日,最近那片后面的林子里,发现了挺多动物的尸体的。”

  “动物尸体?”

  “恩,有的据说还挺血腥的,你看最近的微博没,那里有报道。”

  “我看看。落日大道发现不明动物尸体,著名照相师旭辉先生为表哀悼,前去拍摄系列作品《零落》。”

  “不过,旭辉大师拍的真有视觉冲击力和灵魂感染力。”

  “恩,是啊,拍的真好,好想成为旭辉大师的模特。”

  “咦,你的爷爷不就是旭辉先生的师傅嘛,要不是你爷爷走的早,想拍美照还不简单,找找关系呗。”

  “嘘……告诉你个秘密,我很早就喜欢他,尽管……”

  话语声伴着一男一女的背影,渐渐远去,男的是女孩从小到大的玩伴,刚当上警官,女孩柔柔弱弱,却一脸愁容。伴着萧瑟的秋风吹起的是少女矛盾的心事,“真的好喜欢旭辉先生,可是爷爷的死也好蹊跷。”

  此时,在落日大道后面的树林里,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靠在一颗水杉树上,看着夕阳默不作声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夕阳的橙红色的光晕给这个男子周身染上了一层光晕,却仍然摆脱不了男子那落寞的气息。

  我就是旭辉,父母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大概是希望我像太阳的光辉一样明亮耀眼。可是,我实在不爱说话,讨厌人群,我最喜欢的事情是坐在风景安好,安静的,高高的地方,眺望远方。

  有一次,在一次商场的抽奖活动中,我抽到了一部相机,从此我的生活开始有了变化,我爱上了摆弄设备,同时,把我最喜欢的片段,风景都保留下来,成为永恒。

  而成为照相师,又是一个意外的事情,在一次摄影比赛中,我随意提交了几张我平时拍的作品。结果被专家们,惊若天人,纷纷认为是一个绝好的苗子。于是,我跟着当时远近闻名的摄影大师,学习各种拍照技巧,以及胶片等各种技术。

  可惜,我跟着老师,才一年不到,才刚刚接触了老师的圈子不久,老师就因为突然的火灾离世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继承老师的衣钵,接手了老师未完成的工作,结合老师留下的笔记,慢慢摸索起来。

  很快,因为天分,加上细致入微的观察力,以及独特精准的切入角度,我从老师的学生的名号,慢慢变成我自己的名字。很快,业内的人就能因为拥有一张我拍摄的照片而欢喜雀跃。

  可是,我依旧讨厌人群,但是却不得不做个演员,假装享受这一切,以往没出名的时候,我还能自由的坐在外面风景安好的地方静静享受,现在就连这也成了奢望。我就像个珍稀动物,会被各种角度意想不到的偷拍,令人烦躁。

  不过,出名也有出名的好处,那就是我拥有了想象不到的庞大金钱,得益于此,我能够在偌大的别墅里修建一座属于我自己的暗室。当暗室修好的那一天,我快乐地待在暗室三天三夜,就像寄居蟹终于找到了壳一样,我躲在暗室里无比的安心舒畅。

  我的暗室用来冲洗照片,为了保证绝对的长春市治疗癫痫病的公立医院黑暗和没有风还有隔音性,我的暗室修建在地下,没有窗户,连门都能和外墙完美的融为一体。关上门,除了设备发出的红光外,一片漆黑一片安静,因为太舒服了,不久我就把我的床都搬到了这里。

  有了暗室之后我的精神一下好了起来,这仿佛是我的潘多拉魔盒,能够提供给我无穷的能量。当我每次面对人群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和蔼可亲起来。

  我拍狗,我拍微笑的小女孩,我拍昆虫,我拍玫瑰,我喜欢拍一切有鲜活的生命力的东西,就仿佛只有这样,我的照片才有生命力,才能在鲜活跳动的生命里感受到温暖。

  像一张柯基在草丛里奔跑的照片,我也许需要来来回回拍几百次,毛色上的阳光,草尖上的露珠,鼻头上的汗珠,清澈的眼神,鲜红的舌头,每个角度,每个角度都需要精益求精才能出来高质量的照片。自然而又没有摆拍的痕迹。可是狗,不服管教,抓拍的照片又往往无法尽善尽美,只好重复一遍又一遍拍,可是狗的体力也就那样,为了效果,让狗狗能活力四射的奔跑,只好打兴奋剂,在终点放上香喷喷的肉骨头,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让它奔跑过我的镜头。

  其实人也挺麻烦的,尤其是小孩子,总是不服管教,乱跑乱叫,注意力还不集中,总是随心所欲,一会要这,一会要那,动不动就哭闹,实在烦心。但为了照片的效果,毕竟照片能定格一切的美好,能够留住想留住的片段,尽管有时候只能看着照片想象。

  所以,真的不能怪我,我是为你们好。

  其实,我挺怀念不久之前的一次拍摄的,那是受人之托,给一个小姑娘拍天使系列的照片,小姑娘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浅浅的酒窝,习惯性的微笑,雪白的肌肤,十分贴合主题。

  可是小姑娘标准的天使外表,恶魔内心,十分调皮,搞怪而不配合,让小姑娘捧着花儿拍摄,她把花儿扯断了,让小姑娘躺在草丛上拍摄,小姑娘在我拍摄的瞬间要么滚来滚去,要么突然睁眼做鬼脸。好几次我都想扔相机不拍了,可是毕竟受人之托,只好强忍着继续拍摄。我来到厨房,泡杯茶想冷静一下,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小姑娘也跑了过来,闹着要喝奶昔。于是,我给她调配了一杯独一无二的奶昔,趁她不注意,偷偷放了一颗安定,小姑娘边嚷嚷着好吃,边把奶昔吃的干干净净。

  然后,一个下午,我定定心心地给小姑娘拍了一组系列照片《笑颜》。

  她家人收到照片的时候,满意极了,尤其是其中睡颜的照片,看到的人没有不感叹的,“好一个天使!”。

  我露出了不引人注目的一丝微笑。

  而最近,却总感觉有一丝不寻常,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因为不喜欢与人过多接触,因此,我对人的视线十分敏感。

  我感觉最近在回家的路上,或者坐在家里附近花园里看风景的时候,甚至有时候在外面采风的时候,总感觉有一道凝实的视线盯着我,而且这样的重量,让我判断出这是出自同一个人的视线。

  这样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有一次我甚至还抬起手,看了看我手上的汗毛,果不其然,全部竖了起来。

  我本来以为这是一个疯狂粉丝,但是,最近这种令人不舒服的感觉出现的越来越频繁,甚至我在家里的时候都出现了这种感觉,这样的不适感,使我坐立难安。我只好躲进暗室寻求一丝安宁,我在暗室里一圈又一圈的踱步,这样甚至影响了我的日常工作。

  本来我想的是在家里都装上探头,在沿途都装上探头,但这也未免显得太小题大做和神经质了,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在人群中演一个正常人。

  于是,我思来想去想到一个办法,我最近以采风的名义,相对高调的在野北京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外风景地活动,然后在周围的隐蔽处,都设置了延迟摄影的器材。

  我跑了大概五处采风地,有人流多的地方,也有人迹罕至的风景野地,我让助手以学习的名义守着那些器材,并且分批回收。

  然后,回家的时候,我一边往电脑里拷着视频,一边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甚至双手都颤抖了起来,就要找到那个罪魁祸首了。

  我突然冷静了下来,无比的专注,为了安宁,这一切都在我的暗室里进行,这是让我安心的地方。我很认真地一帧一帧地看了过去。

  在暗室里感觉不到时光的流逝,我喝着咖啡,感觉越来越清醒,同时,我拿过手边的香蕉,熟练地剥起皮,就像拨开真相外的迷雾那样,狠狠咬了一口,感觉无比舒畅。

  当看完第三处采风地的录像的时候,我已经心里大致有数了。

  因为每个采风地的录像,都能看到一个女孩,苍白的巴掌大的脸,一头乌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小小的身体裹在大大的黑色斗篷里,有时候偷偷拿手机出来拍几张我的照片。看起来就是不声不响,很内向的孩子,我心里不禁产生出了几分认同怜爱感。

  锁定了目标,接下来发生的就显得无比顺理成章,我看后面两个采风地的录像,直接在我拍摄的后面搜寻起女孩的身影。果不其然,就是她。

  我在暗室里手上捧着香蕉皮,盯着女孩的照片许久,我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在一次天气预报傍晚要下大雨的天气,我上午就急匆匆地轻装出门采风,只带了一只相机,我特意放慢了脚步,直到我感受到那道若有若无的视线。

  我低下头拉了拉帽檐,在没人能看的到的地方,微微一笑,沿途我还来到一家咖啡店吃了个早餐,要了个三明治,要了一杯水,我透过透明的杯子壁,向我感受到视线的地方,很自然的看了过去,果然有个小小的黑色身影缩在那。

  我几乎都要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放声歌唱了。

  临近傍晚的时候,我看了看天,果然黑云从天边慢慢聚集起来了,我眯了眯眼,把照相机默默地收好,然后向回走去,天越来越暗了,突然一道闪电劈过,照亮了远处昏暗的街角,豆大的雨滴开始拼命砸了起来。我护好相机,开始跑了起来,很自然地跑到了女孩躲藏的那个街角。我不经意地向女孩瞥了过去,只见女孩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斗篷两角。

  一会,我听到女孩的呼吸粗重了起来,我奇怪地转过头去,正好对上女孩的眼睛,“先生,这把伞借你,我正好在身后的书店刚刚租的。”

  “那你怎么办?”

  “嗯…”

  “走吧,再去你那个书店借一把。”

  我撑着伞,载着女孩,往她说的书店走去,边走我边盘算着女孩的意图,这么密集的跟踪我,究竟为了什么呢?是超级粉丝,还是?

  来到书店,“老板,借一把伞,这雨真大。”

  “这不是旭辉先生嘛,不好意思,伞都借完了。旭辉先生,等等,能帮我在您的这本珍藏版照片集上签个名吗?”

  “可以,没问题。”

  “旭辉先生,您果然是旭辉先生?!”冷不丁地,女孩激动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心里琢磨着女孩的意图,没有作声。

  从书店出来,女孩亦步亦趋跟在后面,我调整了一下表情,和颜悦色地对女孩说道:“我家离这不远,去坐坐吗?我给你拍组照片,当感谢你吧。然后,我再送你回家?”

  女孩没有作声,点了点头。

  我心里疑云顿生,这小丫头跟踪了我这么久,看癫痫病哪里最好究竟是何意图呢。

  来到家里,我打开灯,女孩发出了惊叹声,然后这边摸摸,那边瞧瞧。

  我看着女孩的举动,心里不禁冷哼,又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

  我泡了两杯茶,拿出我采风时候拍的照片,佯装问女孩喜欢的风格,一边有意无意说着照片的风景历史典故,观察着女孩的反应。

  女孩喝了口茶,惊叹了一声,味道真好。便开始源源不断地说了起来。

  “我真的没想到,此刻您就坐在我的面前,还能让我当模特,给我拍照片,太惊喜了。我是跟同学聊天的时候,偶然看了您的作品《零落》,当时我就感觉像闪电击中了我,太厉害了,拍的太好了。”

  女孩又喝了一口茶,顿了顿。

  “听说您住在落日大道,于是我一直在落日大道徘徊,找拍照的人,希望能碰到您。”说到这,女孩低头,脸上浮上了一片红晕。

  “我在网上看了您的照片和资料,越来越觉得您是个了不起的艺术家,我后来在粉丝后援团,贴吧,微博里搜到您要去这些地方采风的消息,我赶紧准备准备也去,但是我一直没有鼓起勇气,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第一句话,直到。”女孩抬起头,给了我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外面突然一道惊雷闪过,雨下的更大了。

  女孩看了看窗外,在凳子里缩了缩,双手捧了捧肚子,我暗笑,这样一个听话的模特估计能享受一番了。

  “那个,你叫啥?”

  “我叫玲玲,旭辉先生。”

  “好的,玲玲,我先给你弄点吃的去,牛排吃嘛?”

  “谢谢啦,我都行。”

  我挺喜欢烹饪美食,尤其是把食材慢慢按步骤处理,直到变成美味佳肴的过程,不多一会,牛排的香味就飘了起来。

  再加点LSD吧,在牛排以及边上配的蔬菜沙拉中。我加了几滴LSD。

  当我端菜出去的时候,我看到玲玲正在四处转悠,东敲敲,西摸摸,又一道闪电划过,我警惕地看了一下玲玲在敲的墙附近。

  “玲玲,吃饭了。”

  我含情脉脉地看着玲玲把牛排、蔬菜沙拉一扫而尽。

  “吃饱了就来拍摄吧。”

  玲玲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喝了一杯茶,就带玲玲来到了拍摄间。

  玲玲换上了一套白色的裙子,根据我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开始拍照,越拍我越兴奋,玲玲地脸部条件,身体线条,真的十分上照,再加上听话的粉丝就是好。

  很多照片拍起来简直就是仙气满满,我甚至都开始有点后悔,让她吃了那牛排。

  “旭辉先生,能休息一会么,我感觉好头晕,身边的景物都好像转了起来,我撑了好一会了,实在撑不住了。”

  “没事的,估计是不通气的缘故,一会就好了。”

  话音刚落,玲玲就晕了过去。

  我看了看前面拍的好几组照片,都十分的精彩。

  我看了看面前的玲玲,尽管晕了过去,还是十分的秀色可餐,我给玲玲摆了好几组姿势,又拍了好多照片。这样完美的模特,真是舍不得破坏呢。

  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她不是喜欢《零落》么。

  我拿刀轻轻滑过她的身体,红色的血液喷溅出来,染红了白色的连衣裙,怕她觉得疼痛我又给她喂了一大杯麻醉剂。她的脸色逐渐苍白起来,治疗癫痫正规的医院在哪里生命力流逝的过程,总是这样绚烂而短暂。

  这次的照片,绝对十分精彩。我迫不及待地想去把照片洗出来,我推开了拍摄间后面暗室的门,把她抱了进去。

  “玲玲,你真是完美,我现在都后悔让你吃了那牛排,不过,真希望你能看看这照片。”

  我来到暗室里开始洗照片,同时间歇时间把玲玲拖到暗室后面的大型收藏室里。

  “我会帮你成为永恒。”

  只不过这里太黑了,拖动过程中,玲玲的衣服里掉出了一个不起眼的纽扣,也许是脐环一类的。发出了一丝小亮光,就隐没在了黑暗中。

  我关上了暗室的门,静静等照片洗出来,打开收藏室的灯,只见里面一眼望过去好多橱窗,有动物,有孩子,有植物,都是蜡像,静静地,永恒着,美好着。

  我把玲玲,放到了橱窗后面的制作室里,“我会把你打造成最美的。”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我来到外面的暗室里,开始洗照片,一张一张真的很美。

  突然,外面警报声大作,我忙关了收藏室的灯,把墙体复位,把暗室的照片理好,关好暗室的门,跑到外面。

  只见,房子外面围满了警察,红蓝色的警灯闪烁,刺痛了我的双眼,我摸了摸怀里的瓶子,当下心安了许多。

  一个年轻的男警察端着枪,不停歇地看着手上的追踪器呼喊着“玲玲!”先冲了进来。

  我看见他直奔暗室的方向去,我心里就明白了,为了预防这迟早会来的一天,我拿出怀里的小瓶子一饮而尽。

  伴着越来越快的心跳,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下午,老师让我去看他的收藏品,我开玩笑地在老师端给我的茶里放了颗糖,然后,趁老师不注意,换了杯子。

  老师喝了下去,一会就瘫软了下去,呼吸也没有了。

  我慌乱地冲到了厨房,想倒水给老师,结果在垃圾桶里,找到了强心苷类药物的包装盒,慌不择路间,我被电话线绊倒后意外撞到了电话后的花瓶,然后打开了老师暗房后面的收藏室,看了一下老师的收藏室,我突然间什么都懂了。

  本来我以为碰到了人生中亦师亦友的知音,他没嘲笑过我的洁癖和强迫症,他反而赞叹我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并且更加严苛的训练我,直到我看到了玻璃柜里密密麻麻的真人蜡像,还有手术台,还有手术台边上的整柜整柜的解剖以及制作蜡像的书籍材料,还有好几柜子的相册,甚至还有关于我的拍摄制作计划。

  我记得我歇斯底里地大笑了起来,随后颓然地坐在地上许久,各种思路情绪地激烈碰撞间,我感觉我不再是纯粹的自己。那天起我开始造自己的收藏室,同时偷偷把老师的收藏品慢慢往我的收藏室里挪。在我最后一次搬运书籍的时候,我好像听到有孩子的喊声由远及近,对了,现在我想起来了,喊的就是“玲玲”。当时的我并不想沾染什么是非,于是我匆匆一把火烧了老师的收藏室,就离开了。

  我感觉我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了,应该是药物的药效起了,老师我来了,同样死因的我们,应该能在同样的地狱里相见吧。老师,说真的我不恨你,因为,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只有你不嫌弃我,陪伴着我,还教授了我一身技艺。可是,当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我真的好痛苦,对你而言,我究竟算什么?好在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我要听你当面对我说。

  不过,我比你幸运老师,我临走前拥有了完美的作品。而且,这作品您绝对会非常嫉妒。

  ·END·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